维尔汐斯克海.

『海面上是宇宙一切法则的倒影与星河。』

【aph‖普洪】知乎体:有个青梅竹马是怎样的感觉?

灵七七:

老梗。复健。
翻来覆去还是这一对bg最戳我啊……他们俩真好,好到哭泣,唉。
普设,两人青梅竹马。



※ ※ ※



知乎体:有个青梅竹马是怎样的感觉?

天竺葵不会在夏天盛开 , 1991

偶然翻到了这个题目,想了想还是忍不住一吐为快。

是的,青梅竹马……这个看似美好的词语是无数青春期少女的幻想,然而非常可惜的是,正好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我就与这种幻想失之交臂,不,从来没有被波及过。

当然,打小我也被无数次的问过题主的这个问题,但是当她们看到我的真·青梅竹马的时候总是会默默收起羡慕的目光,转而用悲悯又无奈又庆幸又……混杂着各种各样的情绪的非常非常复杂的目光看着我,沉重地拍拍我的肩膀:一直以来,都辛苦你了……

至于我的这个青梅竹马,你可以想象你看过的所有烂俗的言情小说里的男主角的所有美好的品质,然后和他对照,你会发现——完全一点都沾不上边。

温柔、阳光什么之类的词和他完全对不上,硬要说的话也只能是聒噪、自恋。你见过向第一天搬来的邻居挑衅最后还和对方揍起来在地上滚来滚去的男孩吗?很不幸,我就是这个被挑衅的无辜邻居。也可能是我小时候打扮得像男孩子的原因,总之第一天见到这家伙他就指着我宣言道:“本大爷是这里的老大!虽然你是新来的但你也要听本大爷的!不然的话本大爷就把你揍得……呜哇!”

没听他说完我就揍上去了。他活该。

虽然第一次见面是以一场打架收场,但不打不相识,我们还是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虽然是几乎每天都会打架的好朋友。长大后我们也调侃过“或许打架就是我们感情的催化剂”。

哦,还没有说过,我是女孩子没错,但是是从小就打扮成男孩子、野习惯了的女孩子,甚至一开始不论是我还是他都没有意识到我是个女孩子这个事实。小时候我们一直是勾肩搭背的,很快就因为身手在镇子上的孩子们里打出了一片天地,还因为我们俩到底谁才是老大这件事打了一架,后来才发现其实老大不一定是一个人啊?从那之后直到中学的我们便一直坐着孩子王这把交椅,当仁不让。

当然上了小学后我也逐渐认识到自己是个女孩子的事实,开始蓄发和穿裙子。他第一次见到我穿裙子的时候都愣住了,支支吾吾地不知该说什么好,最后只是红着脸将头转到一边——其实我也正因为这事儿羞耻着呢,就怕他嘲笑我,结果反而更害羞的是他。小男孩在原地红了耳根,憋了一会儿后扭头跑走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早就知道我是个女孩子的事了。

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攥着一朵粉色的天竺葵,硬要给我带上。我红着脸吼了两句还是不顾形象地跟他扭打在一起了,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还是趴我身上把那朵天竺葵别我头上了。我想我应该脸红了——别管是怎么红的,就当它是因为打架打的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瞪着眼睛看着他,他对我笑了,说,“这样你想家了就摸摸它就行啦。”

忘了说了,我是从另一个国家搬过来的,我的祖国的国花是天竺葵。

他下面还有一句很小声的,“你带上还挺好看的。”中间停顿了一下,像是故意不想让我听清似的。我觉得我的脸应该和他的一样红,红得像他的眼睛。

之后我就一直别着那朵花,直到后来他送了我一个天竺葵的发卡。但其实,我还是更喜欢那朵花。

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什么,我们的日子一如往常。因为是邻居所以天天一起去上学,虽然他很不靠谱但是很有时间观念,所以还是他叫我的时候多一点。然后吃过早饭一起去上学,午饭也常在一起吃。晚上放学回家,我的父母会很热情地留他吃饭,他的父母也一样。他还有个弟弟,可比他靠谱多了,礼数周全,严谨认真,一点也不像他大大咧咧豪爽不羁的。我因此嘲笑他,他倒是毫不犹豫还很骄傲地说:“阿西本来就是本大爷最棒最帅的弟弟!”让我哭笑不得。

初中他是不良少年……小学也算是吧。虽然我有时候也会和别人打架但没到他这种程度。他和他的一群狐朋狗友天天翘课打架泡吧,后来还交了好几个女朋友。一开始我也陪着他,后来觉得腻了数落了他一顿又跟他打了一架,突然发现他已经可以轻易地把我摁在身下了。

突然就鼻子一酸,两颗眼泪就冒出来了。

他明显的慌了,立马松开我扶我起来问我怎么样是不是把我弄疼了,又忙不迭地跟我道歉一个劲儿地说是他不好他错了,我没吭声,趁他不注意立马转身跑回家了。眼泪在路上风干了,到了家也不觉得有什么还觉得自己太少女了,睡一觉这事儿就翻篇儿了。第二天大跌眼镜地看着几百年不穿一次校服的他认认真真地遵守校规穿好校服还在学校里认认真真地听了一整天的课(就是课上眼神老往我这儿飘),放了学找我一起回家,罕见地没有去和他的一帮兄弟们厮混。路上一直在沉默,最后我忍不住了跟他说其实他没必要这样,他想干什么都行没必要因为我就放弃。他认真地看着我,最后耸耸肩,说要考高中了,也不能再混下去了。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他成绩一直不算特别好,最后发愤图强还和我考了同一所高中。高中他倒是没再当不良,和他一起考上来的兄弟也都金盆洗手了,关系还是很好,偶尔也叫着我一块儿厮混。其实这么多年我们俩之间一直都没怎么变,还是一起上放学一起吃饭,周末有时一起约着去图书馆看书学习,互相辅导辅导功课,觉得哪家馆子挺好一块儿约个饭,哪天谈不来了打个架就什么都没了。特别自然,好像我们生来就是应该这么相处的。

高中时我看上一个学长,听说家里很有钱,祖上还是个贵族,整天文质彬彬的真的就像个没落却依旧高贵的贵族。他一听说,我想追人家,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完了还特别认真地跟我说,别想了我是追不上人家的,被我黑着脸揍了一顿。

那一顿他几乎没有还手,最后莫名其妙地说要帮我追人家。我虽然奇怪但也没多想,有个人帮我总是件好事。

从小到大我没追过别人,跟男生的相处也仅限于和他之间的打打闹闹,所以关于怎么追男生我真的是一头雾水。他看起来兴致并不怎么高,但还是找来了几个恶友帮我出主意。后来不知怎么搞的,我还真的和学长在一起了。身边的朋友们都很高兴,除了他。

我们认识得太久了,久到他连装作开心都懒得,因为他知道一定会被我识破,干脆明明白白的在脸上挂着阴翳。我也没理他,莫名其妙地我们开始冷战。

那段时间我也一直忙着和男友在一起,没再管他的事。直到有一天,他的恶友给我打了个电话,接了披头就是一句,“他被揍了正在医院里躺着。”

我当即赶到医院没来得及通知任何人,赶到的时候他已经从手术室出来了。之后我才知道他也伤得不重,毕竟他也当过不良又是和我一路打过来的。我气得骂他不知道关心自己,结那么多梁子不知道小心一点,又勒令他在医院里休息不准乱跑。他一直乖乖地听我训话,乖得异常,也不像平时那样和我拌嘴。等来看他的人走得差不多了也到半夜了,他看我拉过一把椅子惊讶地问我怎么还不走,我说我得看着你,他不说话了,沉默了一会儿又问我,你不和你男朋友打过电话说一声?

我有点好奇,问他关我男朋友什么事,我又不是什么事都要告诉他。

他开始絮絮叨叨地念起来了。“你说那个小少爷究竟哪里好,”他一动不动地望着天花板,“又没有本大爷帅还总是那么娘娘腔,就会弹个钢琴还会干什么……真不知道为什么你喜欢他。”

我觉得我应该炸毛了,起码象征性地威胁他不要这么诋毁我男朋友。但是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平淡地凝视着他的侧脸,发现他的鼻梁上有一道细小的淡得快要看不见疤痕——初中的时候跟一个高中部的干架时弄的,反正对他来说这也是“男人的勋章”。然后我伸手理了理他的刘海,他颤了一下,转过脸来看我。我突然来了一句:“伤口疼吗?”

他愣愣地盯着我,像是想从我的眼睛里窥视到我的心。我也平静地直视他,我熟悉他的任何一个表情,皱眉、撇嘴、眯眼,我能从他脸上的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里窥探到他的真实想法。我们认识了太多年。

很久之后他突然闭上了眼。“疼。”他平静地说,不像他之前那样嘴硬“伤痕是男人的勋章”云云。“疼死了,伊莎,你不知道有多疼。”他说完又睁开眼看向我,我也迎着他的目光回看他。不是说的小伤吗,你怎么那么疼。我的嘴唇抖了抖,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第二天他就出院了,我也跟男朋友处着,后来也慢慢地就分开了。分手的那一天我没什么感觉,倒是他拉着我出去喝酒。几杯酒下肚他就开门见山地问我,你当初到底喜欢他什么啊。

嗯,长得帅?

帅个屁,根本比不上本大爷百分之一好吗!他白了我一眼。我绞尽脑汁地思考当时究竟是什么吸引了我,气质?长相?家境?似乎都不是。最后我只能说,我不知道。

这次他没再说什么,只是喝酒,我也就陪着他一起喝酒。

最后他大概喝醉了,揽着我的肩膀,在我耳边喃喃低语。他说,他配不上你,伊莎,他配不上你。

我迷迷糊糊地对他笑,那是谁呢?谁配得上我?

谁也配不上你。他说,趴在吧台上,声音涩涩的。他指着自己的胸口看着我,每个人的这里都装了太多东西,而你,不应该被那些东西挤占了位置。有了你就装不下别的了,可是又必须……

我听得睡着了,最后睁开眼发现自己在自己卧室的床上。

风波过后风平浪静,我们一如往常。考大学前忙得焦头烂额恨不得把睡觉的时间都匀出来给学习,我们之间也就没有太多交往。

考完之后他又把我约出来一次,只是沿街逛了一圈,去了趟我们小时候经常去的几个地方,最后一起坐在他家院子里看星星。他家院子一直种了很多矢车菊,就像我家院子一直种满了天竺葵。

你还是戴天竺葵好看,他说,从我家摘了一朵给我。我挑眉,笑着捶了他一拳,混蛋那可是我家的花!但还是把那朵花别在了头发上。

我报了祖国的大学,而我知道他是要留在他的国家的。

但我也知道,他一定知道我是要回去的。

我就是知道。

登机的那天我认识的人都来送我,他也是。

他是最后一个拥抱我的,用他的话说,“帅气的本大爷总是最后才出场的”。

很多人都哭了,但是我们俩没有。他只是笑嘻嘻地跟我说,不要再那么暴力,要有点女孩子的样子。我反驳他不要总是打架,不要总是喝的一塌糊涂,要有点哥哥的样子做榜样。他在我们临别之际送了我一个天竺葵的发卡,说怕我之前的那个坏掉。我接过说谢谢,顺手放在口袋里。我们击掌,然后拥抱,然后离开。

我现在登机口,回头看向他,他在原地眯着眼对我笑,一直笑一直笑,笑到我的眼睛因为看着他而变得有点酸涩。而我想那个场景我这辈子也忘不了。

……

抱歉,说了这么多,好像一直在偏题。

回归正题。有个青梅竹马是怎样的感觉?嗯,大概是,即使再怎么讨厌他也从来没想过要离开他;自己可以对着别人吐槽他的不好但是一旦有人说他哪里不好就恨不得上去拼命;从小到大无数次被他气到快要疯掉打架的时候又不忍心真的下狠手;得知他有了女朋友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闷闷不乐又不知如何开口;有了想追的男孩子忍不住和他比较最后居然还是觉得他更好一点;就算每天都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大动肝火却从来没想过我们两个人有一天会分开;他在身边就讨厌离开了却又想念;一直一直很坚定的认为这家伙会在自己身边烦自己一辈子;回忆起来印象最深的还是他穿着我最喜欢的那件白衬衫在阳光下笑得格外好看的样子;哪怕终有一天离开,却从未后悔过有他的青春。

我从来从来,没有后悔过遇见他。

但我早该知道,花是不能一直开放的,它总有枯萎的一天。

就像在酒吧里,喝醉了的他对我说,他的心里没有空隙再装进一个我一样。

其实我什么都听见了。

而我也早在比那个时候还要早很早之前,就一直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平静地失恋一次。

Fin.



想写一个很平淡的故事。
或者说一个平静的,关于分离和失恋的故事。
虽然一开始就想好了结局但写出来还是各方面都挺意义不明的orz……十分抱歉。复健很失败。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152)

  1. 维尔汐斯克海.灵七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