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尔汐斯克海.

『海面上是宇宙一切法则的倒影与星河。』

[阿松/OSKR]越界

*我流长兄
*原作延伸AU
*有肉渣
——————————————————
很痛吗…?眼泪都没干哦。
废话,下次你当bottom试试看啊。
诶~~不要。做上面那个也不容易的,累嘛。没有top过的处男是不会懂的啦。
你不也是第一次吗,作为童贞六胞胎里的长男?
不,是除了长男和次男以外的童贞六胞胎。
…你打算,怎么跟他们说?
……
小松沉默地关掉了床头灯,暧昧而暗淡的橙色光芒熄灭了,空松和他的问题一同湮没在了夜色中。
他知道在这上面装傻是没有用的,但至少要给自己一点喘息的时间。或者说,是一点逃避的时间。
一切的发生都太突然了。他根本就没做好坦诚的思想准备,可是在感情喷涌而出的那一刻,他竟完完全全被冲动所支配。原本普普通通的全家温泉旅行,普普通通的顺位分房间,普普通通的兄弟聊天,在这一夜过去之后都将改变。
而这件事的导火线是他,那个致命的火星也是他,松野家的长男松野小松。

一松他啊,在你午睡的时候,扮成你的样子向哥哥我表白了。
小松是坏笑着说出这句话的。空松却傻了一般地愣住了。
他怎么知道的?空松脱口而出。
知道什么?
那一刻世界变成了图画,空气像是凝固成了窒息的胶体,一切杂音仿佛从无限遥远的地方若有若无地传来。时间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消失了。他们大眼瞪小眼地呆滞着,直到空松往自己嘴上扇了一巴掌后别过头去不看他。
而小松完全没缓过劲来。他的目光扫视着空松,从他通红的耳根,到他绞在一起的双手,他几乎可以想象他背过去的脸上接近崩溃的神态。他曾在心里为某份不为人知的禁忌的感情艰难地筑下了坝,而空松的话一瞬间便炸开了他的阀。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血液急切地向脸上涌来,脑海也被混乱无序的信息浪潮覆盖。他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将一只手扶在太阳穴上。
他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一个可怜的家伙了。
空松。空松。
空松听到背后的声音在轻轻地呼唤他。他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去,而小松没有给他看清他表情的时间。他闭上了眼睛。他的后脑被两只温热的手捧住,他的嘴唇被覆上了小松的温度。
小松在加深这个吻。他后脑上的手在微微用力将他向小松的方向推去。 小松柔软的舌带着童贞的笨拙生硬地打开了他的嘴唇探了进去,与他同样不灵活的舌头缠绵在了一起。他几乎失衡地向后倒去,不知所措的双手环在了小松的背上。
我记得你没喝酒。他离开了小松的嘴唇,喘着气说道。
对。小松简洁地回答道。
他们的手也离开了彼此,再一次进入对视状态。空松看到小松的眼中燃烧着欲火,小松在空松的眼中征询他的答案。后来他回忆起来那一刻时,仍确信那时空松的眼神里没有拒绝。他知道还有一种可能因为是空松从来就不擅长,但他不相信那会是这次的原因。因为下一刻,他们就再次拥抱在了一起,继续那一个绵长而深情的、他们都等待了太久的吻。
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激烈。小松的舌头侵入得更加大胆,同时他还轻咬着他的唇瓣。他的手探进了空松的衣服,抚摸着他并将他向后推去,不顾空松昙花一现的挣扎。空松倒在了床上,小松将身体压了上去,腾出一只手来关掉了顶灯。这个吻又中断了,两个人急促地喘息着,胸膛以相似的频率此起彼伏,嘴边的银丝在橙色的光芒渲染下暧昧而情色。
接下来的一切好像都发生得顺理成章了。小松将膝盖顶进了空松的两腿之间,刺激着他们将事情向更加不可挽回的地方推去。此刻的他不是长男,他也不是次男,他们只是两个冠有相同姓氏的人在索求着彼此的体温。他们拥抱着亲吻着交合着,空松因顾虑房间的隔音拼命地抑制,却依然伴随着小松的顶撞发出了破碎的带着哭腔的呻吟。此刻他平日刻意压低的声线不见了,原原本本地暴露出了他温柔脆弱的一面来。他们用喉咙深处呼唤着彼此的名字,在肆流的汗水,昏暗的光线和温热的气息中合二为一。在达到顶峰的那一刻,空松颤抖着咬住了小松的肩膀,小松紧紧地搂住了空松的腰。
回不了头了。

不论是同性还是兄弟,都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过是自己真正会跨越的界线。
但小松就是这样,他不会浅尝辄止也不会适可而止,做什么事情都考虑后果对他来说太累了。说他任性也好,自私也罢,他明白自己感情的那一刻无论如何也做不到隐藏自我波澜不惊。空松的忍耐和包容使他的任性得到了极致的发挥。他想象着轻松一松十四松和椴松看到空松颈上的吻痕时的表情,想象着他们发现真相后看自己的眼神,他觉得他再一次拉着空松掉进了深渊。
小松打了一个寒战。他不是一个完全不在乎现实或不在意别人眼光的人,身为兄长他甚至并不比他同龄的的弟弟们坚强。
黑暗中,有人轻轻盖住了他的手。他愣了愣,随即与那只手十指相扣。
是啊,多少年来不论何时都是这样,他们谁也没有把一切交给对方独自承担。他们终究是六胞胎中不可替代的上二人。
他知道空松是比他更害怕面对未来的人。这只手不是仅仅来安慰他的,也是来它唯一的兄长那里寻找安全感的,后者可能是更主要的目的。他知道尽管空松一直在努力地做一个和他对等的哥哥,他仍然、永远只是次男,那个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信任他的次男,那个甚至敢把自己的未来交付给他的次男。
可我是一个根本就看不见未来的人啊。小松苦笑。
今夜,我们的当下没有了后来。
既已越界,别无选择。
我们只能活在每一个此刻。

松野小松的手,整夜都没有松开。

评论(2)

热度(48)